欢迎来到南京大学校友网!
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|管理员入口
校史钩沉
当前位置: 首页  2017年秋季号  校史钩沉

金陵大学的校歌、校训及“金大精神”

信息来源:校友网发布日期: 2018-01-10浏览次数: 21

大江滔滔东入海,我居江东;

石城虎踞山蟠龙,我当其中。

三院嵯峨,艺术之宫,文理与林农。

思如潮,气如虹,永为南国雄。

这首由国学大师、金陵大学教授胡小石所作《金陵大学校歌》,言简意赅,声调铿锵,意气磅礴。自1931年诞生以后,它便被一代又一代金大人自豪地吟诵传唱。金大人之所以特别喜爱它,很重要的一个因素便是它体现了金陵大学三院嵯峨、雄踞南国的骄人地位,抒发了金大人思如潮、气贯长虹的豪迈情怀。尤其重要的的是,它凝聚、传递并且弘扬永远不会泯灭的“金大精神”。

但凡一所好的学校,都有其独特的办学精神。对此陈裕光曾有一个形象的比喻,他说,“盖现今之大学教育为一躯壳,而精神则为其灵魂”,一个人光有灵魂不行,灵魂须有所附丽;但光有躯壳也不行,只有灵魂才能赋予躯壳以生命,“躯壳与灵魂齐备,而后大学教育始称完善”。正因为如此,金大从创办起,就把学校灵魂即精神的铸就放在首位。当然灵魂的铸就并不是一个短期过程,它需要经过几代人锲而不舍的持续努力。在1941年春季开学仪式上,陈裕光对全体师生讲道:“本校自创立以来,迄今五十有三年,过程中曾发生若干次困难,但终以我校的‘金大精神’克服了困难二字,解决了一切困难的事。”他同时告诫学生:“不但要用金大精神去克服书本上的困难,即使将来服务社会,亦应以金大精神去克服职务上的一切困难。”

1942年2月23日“国父纪念周”,陈裕光校长积其多年办学体会和经验,明确地将真、诚、勤、仁称为金大校训。提出校训的这篇《校长训词》全文如下:

今日何日,即四年前本校迁蓉正式上课之一日是也。原八一三事变起,京都各校遵照教育部命令纷纷他迁,人心惶惶。本校以在京有悠久历史,并且未经轰炸损失,故为安定首都人心起见,决留京开学以维持首都气象。全校师生在敌机扰乱频仍之际,犹能继续教学。迨战事迫近宁垣,迅即设法离京西迁。时舟车稀少,交通梗阻,幸赖全校同仁同学协力;历尽艰苦,始能分批入川。时光逝水,倏忽4载,回忆过去,不能无感于中。兹有三事足资纪念者。一曰坚强之意志,二曰苦干的精神,两者皆为在抗战中所特别体验者。三曰真诚勤仁之行动,此即本校创立50余年之校训也。三者,正与新式大学教育本旨相符合。盖现今之大学教育为一躯壳,而坚强之意志、苦干之精神,与夫真诚勤仁之行动为其灵魂;躯壳与灵魂齐备,而后大学教育始称完善。

百日以后,陈裕光在《赠本届毕业同学》一文中对金大的四字校训予以阐释。需要指出的是,陈裕光把上次讲到的校训的前两个字调换了位置,改成了“诚、真、勤、仁”。他认为在办学治校中“诚”字最为重要,还可避“真、诚、勤、仁”中容易将“真、诚”理解为“真诚”这一歧义的出现。

《易》曰:“忠信所以进德也,修辞立其诚,所以居业也。”孔子曰:“言忠信,行笃敬。”心无不尽之谓忠,言无不实之谓信,忠信者,诚也。王阳明曰:昔之君子,盖有举世非之而不顾者,千百世非之而不顾者,亦求其是而已,岂以一时之毁誉,而乱其心哉。”求是者,真也。《书》曰“业广惟勤。”韩昌黎曰:“博爱之谓仁。”本校校训“诚、真、勤、仁”,诸君闻之稔矣。离校后幸毋忘之。

按照陈裕光的解释,可以说忠信谓诚,求是谓真,业广谓勤,博爱谓仁。

“诚、真、勤、仁”由陈裕光在40年代初正式提出、精心阐释并行诸文字,但这种精神——金大精神,却是自学校创建之日起便已真实存在而且是薪尽火传的。诚如陈裕光所言:“自本校办学以来,除沟通东西文化外,亦常勉以为学问而致力,为修辞而淬砺,为和平而奋斗,为服务而尽力。”这里的“奋斗”“淬砺”“致力”与“服务”,完全可看作是“诚、真、勤、仁”的另一种表达方式。在半个多世纪里,金陵大学及其前身都是以诚为本,惟真求是,勤勉执著,仁爱为怀,从而逐步形成“亲爱精诚,一团和气”这种“金陵一家亲”的美好传统。而陈裕光校长则更是以令人心悦诚服的诚、真、勤、仁的人格魅力,赢得了“金陵一家”之“家长”的尊称。对于陈裕光这种人格修为,金陵大学校友章开沅先生予以“已臻化境”的评价。

杭立武在晚年回忆说,事业的成功,往往同时、地、人3项因素有关。这3项因素就是所谓“天时”、“地利”、“人和”,应用到事业上,比如改说“时代”、“环境”和“人才”,也许更贴切些。金陵大学之所以能够发扬光大,在教会大学堪称“最成功的一个”,便是因为它设在教育比较发达的江苏省,尤其是首善之区的南京,这是“地利”环境造成的优越。但仅靠着优越环境是远远不够的,还要依赖领导的“人才”。“在这方面母校是幸运的,因为先后有杰出的人才,来领导整个学校和各院系”,能够迎接变迁的“时代”,而适应“时代”的变迁。他认为,“人才”在时、地、人3项要素中是主要的,因为“时代”是一般的,“环境”是配合的,惟有“人才”在任何繁复因素中,“才是主动和发生领导作用的。”陈裕光校长,在母校担任行政最久,自然是劳苦功高。他在20余年校长任内,经过几次变乱,在不简单的环境中,能够保持学校的传统,并且使它不断发展,值得我们敬佩。这种德行的突出表现,就是“务实”、“忠勤”、“朴素”和“公正”,实即诚、真、勤、仁。而且,这种高尚的德行,对陈裕光而言,已几乎出于天性、发乎自然的下意识流露,是一种他常用来称颂中外历史上“勋名瑰玮之士”的“恒德”。他认为,“历史上成功之人物”的成功法宝,就是“持有恒德”。而陈裕光,堪称持有诚、真、勤、仁之恒德的卓有建树的教育家。

(文/王运来,原载作者所著《诚真勤仁,光裕金陵——金陵大学校长陈裕光》,山东教育出版社,2004年版,第238-242页,第四章“以德服人”;本题目为编者所加)


南京大学
基金会
南京大学校友总会版权所有    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汉口路22号知行楼
邮编:210093    电话:02583686123    传真:02583686123    Email:nugaa@nju.edu.cn     
X
选择其他平台 >>
分享到